大师赛回到了人们熟悉的四月档期

2021年12月18日 作者 yueqain

北京时间4月2日,春天的气息弥漫在奥古斯塔的空气中,杜鹃花含苞待放,大师赛回到了人们熟悉的四月档期。亚洲梦想着这一届赛事,他们最终能见到绿色。

大师赛由高尔夫传奇选手波比-琼斯与克利夫德-罗伯茨(Clifford Roberts)在1934年联合创立。每一年,赛事的冠军都将披上绿茄克。它与另外三场大满贯,球员锦标赛,以及赛季总冠军联邦快递杯成为每个职业球员梦寐以求的战利品。

去年,第84届大师赛因为新冠大爆发第一次改在11月份举行,而这一次历史性的转变对亚洲的追梦者而言特别好。

对韩国选手任成宰而言,那是特别神奇的一周。已经成为了高尔夫之中快速跃升的年轻明星,任成宰在奥古斯塔的首秀中获得并列第二名,夯实了他的大满贯简历。

任成宰只落后联邦快递杯总冠军和世界排名第一位的球手达斯汀-约翰逊。虽然后者领先5杆赢得第一件绿茄克以及第24场美巡赛胜利,23岁任成宰却再次展示了他的巨大潜力,打出了66-70-68-69四轮好球,总杆为低于标准杆15杆。如果换在别的年份,任成宰将迎来改变生命的胜利,披上绿茄克。即便如此,他仍旧创造了历史,成为大师赛上亚洲表现最好的选手。他超越了崔京周2004年创造的亚洲最好名次第三名。

2009年,梁容银在PGA锦标赛上实现历史性胜利,现在亚洲期待着第二次赢得大满贯。这样的希望同时落在台北选手潘政琮的肩膀上。与任成宰一样,潘政琮五个月之前也是首次出战大师赛。

29岁潘政琮小的时候,曾经与已故的父亲和哥哥在凌晨起来观看大师赛直播。他凭借对铁杆的精确控制,以及打球时的平和心态,创造出佳绩,获得令人印象深刻的并列第七,这帮助他拿到了大师赛的回程票。而除了任成宰、潘政琮,这里还有金时沅和名将松山英树,他们也将在本届比赛中扛起亚洲的大旗。其中金时沅元月份刚刚赢得个人第三个美巡赛冠军。

任成宰2019年夺取了美巡赛年度最佳新人奖,上个赛季在本田精英赛上取得突破实现首胜。他已经迫不及待想在奥古斯塔的圣土上开球了。“获得并列第二名是难以置信的,我感到十分骄傲。一周开始之时,我的最初目标是晋级,杀入周末,”韩国明星说。

任成宰小的时候也曾在韩国的清晨观看大师赛,而去年11月份,他拥有前排的位置欣赏达斯汀-约翰逊如何独领风骚。可以肯定那也向任成宰展示了该提升哪些部分,从而在下一次争冠的时候突破。

“达斯汀肯定处于另外一个层次上。他距离很远,而且很精确。我看了他的比赛,感觉他让高尔夫变得相当容易,”任成宰同时成为了乔丹-斯皮思、泰格-伍兹之后大师赛第三年轻的前五名选手。

潘政琮潘政琮

潘政琮回来第二度参加大师赛的时候,感觉与第一次非常相似。去年11月份首秀之前,他的竞技状态并不是非常好。尽管在大师赛上表现出色,他在2021年开始的时候也没有喷射火花,直到两个星期之前在本田精英赛中获得并列第三名。

当再次驱车前往木兰道的时候,幸福的感觉肯定会充盈他的大脑。“那是奇妙的一个星期。我小时候在电视上看的第一场大满贯便是大师赛,它比别的大满贯,意义多一分,因为我从小看着它长大,”潘政琮说。

“我记得所有球洞,特别是后九洞。我第一次过去表现这么好,真的很棒,意义也很大。从个人的角度来看,我在大满贯之中一直有点挣扎,这一点很奇怪,因为我总是认为自己适合打大满贯,但是我一直没有表现出最佳的水平。进入前十名对自信心是很好的提振,”10次参加大满贯另有两次晋级的潘政琮说。

沉浸在大师赛的体验之中,包括品尝著名的甜椒芝士三明治,是潘政琮取得成功的一部分原因。另外太太林盈君跟着一起比赛,他晚上吃得开心,也是部分原因。“已经迫不及待想回去吃那里的食物了。我们在那里吃了很棒的菲力牛排,我也喜欢吃甜椒芝士三明治和煎蛋三明治。我想我尝试了他们供应的所有三明治,”潘政琮回忆说。

“第一次参赛,我并没有太大期待,我想那样的心态也很有帮助,因为我可以好好享受比赛本身。每样事情都融会贯通了。我也顺道参观了一下那里,回味了一下小时候与父亲和兄长观看大师赛的记忆。那是难以置信的体验,真的非常酷。

“重回大师赛是我四天辛苦比赛最好的奖赏。在家乡,人们观看大师赛多过别的比赛。我明显希望爸爸还在世,可以看我打球。在我完成了四轮球之后,哥哥给我发来短信,因为那对他而言也是心潮澎湃的一个星期。”

亚洲其他的代表球手,韩国金时沅过去三年都在奥古斯塔进入前35名,而松山英树在大师赛上获得2个前十名,3个前20名。